跳到主要内容
教育文化景观

弗吉尼亚大学的溪谷 asla The Dell at the University of Virginia by Nelson Byrd Woltz

作者: 2021-06-232021年06月24日暂无评论

综合设计类荣誉奖。是一个占地11英亩的被填埋溪流的重建项目,属于弗吉尼亚大学。美国的创始人之一托马斯·杰佛逊(Thomas Jefferson)当年创建弗吉尼亚大学之初,就买下了牧场溪(Meadow Creek)所在的溪谷和其上游的瞭望山(Observatory Hill),作为学校的水源和部分地产。这块溪流蜿蜒的林地很快成了大学及所在社区居民的休闲场所,并且长久以来一直是处重要的风景点,以其幽美的风景慰藉着校园里匆忙的人们。更为关键的是,它还是发源于本地一主要分水岭的多条溪流的通道。到了现代,它则成了篮球、网球、飞盘、校内锻炼等的运动场所,同时也是校内最受欢迎的几个野餐地之一。总之,这个溪谷对弗大具有重要的文化、社会和经济意义。

19世纪中期,出于冬季滑冰的目的沿溪建造了一些蓄水池,20世纪初期又在如今重建项目的雨水调节池所在的位置建造了一个意大利式园林,但很快由于1929年其东侧一条大街的完成而逐渐荒废,变成满是入侵性植物和残垣断壁的野地,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本重建项目开始前。溪谷在1950年代遭受了更严重的破坏,为了在溪谷上游整地建学生宿舍楼,同时也归因于当时暴雨管理的管道化模式,牧场溪有多段被埋入了地下,其中包括流经溪谷的那段牧场溪的绝大部分。近年来,溪谷地区更新建了篮球场、网球场和停车场等,建校之初时的美景几乎荡然无存,溪流的生态效应也完全无从谈起。

场地呈狭长的线状,北侧为一居住区的花园和树林,南侧有教育学院、本科生宿舍和一块可追溯至南北战争时期的墓地,东西两侧均为交通繁忙的道路。场地的南缘是一条长长的步道,路边是整齐的成年美国鹅掌楸和白蜡树,这强化了溪谷的线性视觉和作为其背景的校园。

弗大的水资源管理战略计划原本只打算恢复牧场溪。该计划将暴雨视作一种重要的资源,希望利用场地本身的一些自然特性来管理暴雨并回灌地下水含水层,并且,建议在可能的地段恢复被填埋的溪流及其生态功能。本项目的设计师做的远不只这些。通过与弗大的景观设计师及设计团队中的河流地貌、水生态、水利工程等专业人员紧密合作,设计师充分利用设计机会,实现了更多的目标:强化了场地的休闲功能、增加并丰富了野生动植物的生境,并通过一个以本地植物为主的植物园创建了一个教育项目。不过,早期方案中拆除网球场和停车场、从而打通溪谷并清除不透水铺装的设想没能实现,因为该网球场是个有纪念意义的礼物,而停车场相关方面也要求保留。因此,尽管为另寻新址做了多方努力,最终校方仍决定将它们作为场地现状保留下来。至于篮球场,同样动不得,因为它们“对溪谷地区来说是神圣的”。

溪谷重建项目最终获得建设资金,要多谢位于其下游约1英里外的一个重要工程。在该工程的上游进行雨洪管理,对场地的干扰显然要比在场地内管理小得多,而溪谷地区被认为恰好能满足上述条件;具体措施是设置一个占地约0.75英亩、深12英尺的暴雨调节池和供沉淀用的前池,二者间以溢流堰相隔,通过溢流堰上高低参差的水口控制不同降雨强度下的水流量。这个经过严密论证的池塘系统足以为下游的几个工程服务。

本项目总计使1200英尺长的管道化溪流重见天日,恢复的溪流位于网球场的东西两侧,最西段连接现状溪流,而被网球场占据的中间部分,不得不以紧挨球场南缘的直线型水道相连。溪流随着地势逐级跌落,最后流入经过精心设计的暴雨调节池,其形态布局既融入了由杰佛逊建立的弗大校园的网格秩序,又反映了皮德蒙特高原地区河流蜿蜒的水文特征。南部的秩序与北部的自由通过中部的过渡达到了协调共生。调节池周边是颇受人喜爱的蜿蜒小道和适宜静坐思考的休憩场所。重建后的溪谷地区可以作为景观设计和环境科学等专业学生的教学植物园。项目选用的乡土植物代表了见于弗吉尼亚州的三种主要植物带:东部的暴雨调节池区域代表沿海平原,种有美国水松、水栎、白扁柏、欧洲红瑞木、梭鱼草等水生多年生植物等;中部的溪流区代表皮德蒙特高原,种有金鸡菊类及蓝草等;西部的溪谷上游代表蓝岭山脉。另外,有些属被选用是因为该属的植物在两个甚至三个地文区(physiographic province)内都有分布,比如木兰属、杜鹃花科的木藜芦属、冬青属和唐棣属等。

项目在材料选用上强调了本土性。比如石墙,参照南北战争公墓中石墙的本地作法,以及与大西洋中部各州在地质上的相似性,采用了来自仙纳度的石材和宾夕法尼亚的蓝灰砂岩压顶石。插一句,仙纳度和前边提到的蓝岭山脉,就是约翰·丹佛在乡村路带我回家中唱到的Shenandoah river和Blue ridge mountains,很熟悉吧?暴雨调节池的设计参考了19世纪中期溪谷内建的那些蓄水池。网球场和篮球场周围的金属防护网的样式,则被借用到了桥栏杆的详细设计中。原废弃意大利式园林的建材,也回收应用到了重建项目中。另外,场地内历史遗留的清水砖墙的景观门也保留了下来,作为池塘的背景。

溪谷重建项目自建成开放之日起,其设计上的成功就远超校方的想象。现在,它被称作新溪谷,吸引着弗大及周边社区的人们前来游玩。除了原有的运动项目和新增的一些休闲活动外,观察野生动物也是一项新增的日渐受欢迎的项目,这里有鹿类、赤狐、鸭子、青蛙、龟类、鱼类、昆虫、鸣禽和大蓝鹭等,它们已经占据了这里的水域、沿岸和草地。随着溪流和调节池成功应对了多次不同强度的暴雨,新溪谷已经成了创造性区域雨洪管理的范例。

评审委员会的评语:棒极了!在一个环保几乎已成为陈词滥调的时代,这个项目是个真正的具原创性的环保项目。它位于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几所景观设计学院之一的大学,这是我们喜欢的。它的布局和蜿蜒曲折使其景观既浪漫又丰富多样。它一年四季都运转良好,且景色各异。对于大学校园来说,理想的场所就该是这样的。

发表评论

  • 有问题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