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访谈

对话时尚设计师 henrik vibskov

作者: 2021-09-282021年11月28日暂无评论
henrik-vibskov-interview-设计邦-01
对话时尚设计师henrik vibskov
图片由alastair philip wiper拍摄

 

 

 

来自于丹麦的设计师 henrik vibskov 早已经超过了“时尚设计师”和“艺术家”这两个传统的头衔——他是怪诞设计的创始人,他设计的每个系列的衣服都非常有创意。henrik vibskov在艺术设计中横跨了非常多的领域,包括了音乐、展览和艺术表演等等,他为他的设计项目还起了非常特别的名字,如”the spaghetti handjob”、“the sticky brick fingers”和”the solar donkey experiments”,他的每一次时装发布会都非常地独特,当然也令人非常着迷。自从2001年毕业于伦敦圣马丁中央学院(central st. martins),目前为止他已经设计了26套男装系列(之后也会设计女装),他不断地参加节日庆典、比赛和访谈,他所设计的作品最近有很多在2014年的南非设计会议(2014 edition of design indaba)中做展览。

 

设计邦对vibskov进行了采访,了解到了他设计的作品所受影响的来源、他最喜欢的设计方法以及设计材料,还有他是如何想出这么多有创意的系列名字的。

 

henrik-vibskov-interview-设计邦-02
2014年的“the spaghetti handjob”

 

 

 

设计邦:最初是什么让你想要学习时尚并成为一名设计师的?

 

henrik vibskov:是一次非常意外的机会,我最想就读的专业名额已经满了。我去圣马丁中央学院是因为一个女孩,听起来有点像jarvis cocker的一首流行歌曲。我当时非常热爱音乐,从十岁就开始打鼓。我演奏的大多都是比较黑暗的音乐,后来我突然意识到对于一些特殊的规则,时尚和音乐在社交圈中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

 

henrik-vibskov-interview-设计邦-03
2014年“the spaghetti handjob”

 

 

 

设计邦:到现在,什么人或是什么事对你的作品影响最大?

 

henrik vibskov:我非常喜欢事物翻倍增长以及技术不断进步的时刻——我还非常喜欢奇怪的、超现实的、扭转的世界,事物变得上下颠倒。我会被许多不同的事物所影响。将他们融入到一些大的的事物中——可以是任何东西,从一部电影到一次散步。除此之外,我还喜欢有幽默感的事物,比如说一条鲨鱼在游泳池里游泳这样的作品。

 

henrik-vibskov-interview-设计邦-04
两张2014年“the spaghetti handjob”服装展的照片
图片由hordur ellert olafsson拍摄

 

 

 

设计邦:你认为自己最擅长的技巧是什么?这么多年以来你又是如何不断磨练这项技能的呢?

 

henrik vibskov:也许是我的冷静吧。有一本很老的杂志,叫做the face,曾写过“如果henrik仔淡定一些,他就会睡着了。“——很有趣,是吧?

 

设计邦:设计作品的时候,请问你最喜欢用的生产技术和材料是哪些?

 

henrik vibskov: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不断改变设计的材料——通过不同的编织结构到印刷再到编织的组成……

 

设计邦:请问未来之中你最想要进一步开发什么方法或是材料?

 

henrik vibskov:我想要开发编织机器,学习新的技术等等。

 

henrik-vibskov-interview-设计邦-05
2014年“ the sticky brick fingers”
图片由alastair philip wiper拍摄

 

 

 

Vibskov将模特们安排在the sticky brick fingers的时装秀上,两边是经过精心设计的舞蹈演员在投影中表演舞蹈。一个150平方米的水池里装了4000公升的水,作为来自于挪威国家舞蹈大剧院(norwegian national opera and ballet)的十名舞蹈演员的舞台,时不时有水花飞溅出来,整个舞蹈的顺序安排由alexander ekman设计。

 

henrik-vibskov-interview-设计邦-06
“the sticky brick fingers”系列

 

 

 

设计邦:你认为在现在的设计领域中,哪一项设计是最有趣的?原因是什么?

 

henrik vibskov:我非常喜欢现在时尚的概念已经变得更加广阔,不再仅仅是衣服这么简单,与许多其他的设计领域有很多交叠的地方。也许它已经不再是一个新的事物,但是我发现它却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方向。在新的合作中,时尚的融合性被利用在了其它的充满了创造性的世界中,如:影院、音乐、芭蕾、艺术等,时尚丰富它们的表达。在这些不同的世界中总会有有趣的事情出现,它们一直都在激励着我、鼓舞着我。

 

henrik-vibskov-interview-设计邦-07
2014年“the sticky brick fingers”的配景图

 

 

 

设计邦:请问你设计的作品反应的是你个人的时尚品味么?

 

henrik vibskov:我觉得两种说法都说得通:我的作品反应了我个人的时尚品味,同时我个人的时尚品味也反映了我的作品。我不确定我的个人时尚品味是否反应在我平时喜欢穿戴的衣物上。我有一些衣物已经用了很多年了,就算是穿坏了我也会找一些比较相似的东西来代替。

 

henrik-vibskov-interview-设计邦-08
2015年“the sticky brick fingers”的图片
图片由victor jones拍摄

 

 

 

设计邦:你希望在你21岁的时候可以知道现在所知道的什么事情?

 

henrik vibskov:我不确定我现在所知道的东西对于21岁的我会有什么帮助。当然,和其他人一样,经历了犯错之后我学到了很多教训,但是我认为对于我来说能够犯了这些错误是幸运的。我之前真的犯过许多错误。

 

henrik-vibskov-interview-设计邦-09
2010年“the solar donkey experiments”

 

 

 

设计邦:最近又没有什么事情让你很着迷?它对你的设计有什么帮助么?

 

henrik vibskov:在过去的几周中,我对赛马的名字非常感兴趣。还有烟是如何创造出各种各样透明的影子的。我猜不久之后我们就会看到到底是怎么样的过程,还有它是否会对设计有一些影响。

 

henrik-vibskov-interview-设计邦-10
2010年“the solar donkey experiments”

 

 

 

设计邦:你是如何为每一次的设计系列命名的呢?

 

henrik vibskov:命名这个步骤会很晚进行。在设计每个系列的过程中我们都会收集一些词汇。最后选一些行得通的,再组合在一起。

 

henrik-vibskov-interview-设计邦-11
2010年“the solar donkey experiments”系列的照片

 

 

 

设计邦: 请问你最近一次说“哇”是在什么时候?

 

henrik vibskov:我来自于日德兰半岛的乡村,我们很少会说“哇”。我觉得我们的词汇会更加柔和一些。

 

henrik-vibskov-interview-设计邦-12
2007年的“the land of the black carrots”
图片由michael maximillian hermansen提供

 

henrik-vibskov-interview-设计邦-13
2010年the slippery spiral situation
图片由alastair philip wiper拍摄

 

henrik-vibskov-interview-设计邦-14
2010年”the slippery spiral situation”的照片

 

 

 

这次的南非设计会议被称为“创造的大会”,主要讨论的是如何可以让设计、创意和革新从积极的角度来影响这个世界。这个会议不仅仅是一个“如何去做”的会议,这个研讨会充满了孕育创意、才能和创新的灵感。这个会议是聆听世界上最著名的设计师、企业和潮流带动者声音的机会。这是一次在非洲举办的不能错过的创意盛宴。

▎转载From设计邦

发表评论

  • 有问题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