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访谈

对话GUFRAM公司所有人兼艺术总监charley vezza

作者: 2021-09-282021年11月28日暂无评论
(上图)charley vezza,摄影:pieropaolo ferrari

 

1966年, GUFRAM品牌异军突起,不久便因其波普艺术美学特征的激进化设计风格在意大利设计领域声名大噪。通过工艺实验和材料研究,GUFRAM公司开辟出独一无二的家具专有市场,他们推出的产品有趣、极具颠覆性和反叛精神,又带有一丝讽刺的狡黠,随着不断发展,GUFRAM公司逐渐稳固了其手工艺企业的地位,不断完成一次又一次家具产品与当代国际先锋艺术的碰撞,并试图以此创造出构想现代家具的全新方式。
 
2012年,sandra 与charley vezza正式获得GUFRAM公司所有权,他们力图尽可能保持品牌原有的设计理念与概念研究法。在保持GUFRAM品牌自创始之初便具有的大胆波普艺术风格的同时,他们将品牌价值转向了一系列新产品以及与国际知名设计师及艺术家的合作项目,这样的革新无疑为GUFRAM公司带来新生,同时为产品添加了特别的娱乐感。
 
Designboom(设计邦)对话GUFRAM全球创意总监charley vezza,就接手GUFRAM这一极具代表性的公司时面临的挑战以及他对GUFRAM品牌未来的愿景对他进行采访。

GUFRAM全球创意总监charley vezza正在gianni ruffi设计的“la cova”中享受舒适

 

Designboom(设计邦):GUFRAM品牌一直是极具代表性的设计icon。您在接管这样一家公司时,既要维持品牌的历史同时又需要为品牌带来全新的元素,想必您一定感到巨大的责任感。所以请问,您打算让GUFRAM公司在艺术方面向何种方向发展呢?
 
charley vezza:可是我并没有感到任何责任感啊(笑)!接手公司的四年来,我的香艳美梦中都充满了沙发形状的性感红唇和柔软的巨型仙人掌…
 
这当然是玩笑话,抛开玩笑不谈,当我们刚刚接手GUFRAM公司时就已经确定,我们并不想颠覆GUFRAM品牌历史的方向,而是准备将GUFRAM品牌近50年来在国际设计舞台上呈现的独树一帜的风格继续延续下去。为此我们将GUFRAM品牌历史研究透彻,深深理解了品牌的重要性,研究过程中,我们惊讶地发现即使在今天,GUFRAM品牌的代表作品依然对家居设计方向有着深远影响。正因如此,我们才能够将这些极具代表性的产品从它们原有的政治、社会及大众文化的背景(1968年欧洲学生运动及波普艺术运动)中提取出来。也正是这种方式让我们找到定义GUFRAM品牌绝对又永恒的基础价值观——讽刺、反叛同时出人意料。这些价值观也恰恰是如今我们不断推出的新系列与新产品继续传承的,这些产品也将继续流传,并与过去的产品融为一体。

ceretti / derossi/ rosso作品“pratone(草坪座椅)”,完成于1971年

 

Designboom(设计邦):在整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中,studio65以及giuseppe raimondi 和piero gilardi等意大利设计师奠定了GUFRAM品牌的独特基调,换句话说,这些设计师共同书写了GUFRAM的品牌故事。我们注意到,自您接管GUFRAM公司以来,您延续了品牌与设计师的合作,这些新一代设计师来自全球各地,其中包括karim rashid、fabio novembre、marcel wanders、 ross lovegrove、studio job等等。请问在与这些特定设计师共事时,决策过程是怎样的呢?看到这些设计师引导GUFRAM品牌的新方向,您有何感受呢?
 
charley vezza:从创立之初,GUFRAM 一直是艺术家和设计师们的实验室,在这里他们可以用全新的设计语言及新材料进行实验,尽情地展示自己。因此GUFRAM公司也为开创性产品创造了促进性环境。 今天GUFRAM公司也仍然是这样一个供双方发展交流的平台,两方均带有很强的辨识性,其中一些的个性还相互冲突(也未尝不是好事)。与设计师合作有多种不同情形,首先我们会选择与公司有亲和力的设计师例如fabio ,我们都对女性化的美有着极高的热情。其次合作也可能是机缘巧合,比如maurizio cattelan与 pierpaolo ferrari ,他们将GUFRAM公司的仙人掌组合成一组形似男性生殖器的作品并刊登在他们开创的杂志《toiletpaper》的封面上,他们本以为我们会起诉他们,可恰恰相反,我们主动联系他们,试图将这一无礼行为转化成具有价值的产品。有时我们也会找到我认为与GUFRAM品牌有着共同设计语言的设计师合作(如studio job),尽管这些设计师目前为止用多种不同方式将这种设计语言表现出来。
 
还有一些合作是命中注定,比如karim,1972年,儿时的他在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看到了GUFRAM品牌的产品,那时候他便决定了长大后要在这个公司工作。他的童年梦想能够实现当然很棒,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幸运,比如长大后的我完全没有任何为皇家马德里球队效力的机会。

drocco / mello + TOILETPAPER杂志2013年作品“GOD”,在2015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上展出

 

Designboom(设计邦):您能详细介绍一下GUFRAM公司在技术和材料方面的突破,以及这些发展是如何塑造品牌的美学设计方法与设计哲学的么?您认为GUFRAM的哪款产品最能展现公司在这些领域的专门技术呢?
 
charley vezza:听起来可能有些自相矛盾,但我认为GUFRAM最成功的革新是60年代 piero gilardi 引入的“guflac”。这是一种特殊的涂层,目前在技术上仍在不断更新,这种涂层能够防止聚氨酯泡沫塑料老化,同时保持其柔软与回弹性。因此我们能够利用这种技术创造出以往无法实现的形状与色彩。例如“pratone(草坪座椅)”,它的茎秆十分柔软,坐在上面都可以陷进去。它的材质有着非常奇妙的触感,外观也充满趣味,需要三周才能够手工制作完成。

 

Designboom(设计邦):您能具体地谈谈GUFRAM的新产品和这些新产品特定的工艺及创意革新么?
 
charley vezza:GUFRAM在全球设计行业驰名的原因之一便是擅长使用柔软的弹性泡沫塑料制成产品;由于专注聚合物创新的研究,我们已经成功地用更加工业化的基质推出新产品从而大力发展这一方面,而这种工业化基质更能够适应全新的更独特的细分市场。“bounce”就是这一全新课题的典例:它采用了全新一代的泡沫塑料,这种材质与品牌基因密切结合,同时充分展现了“功能波普”的设计哲学。

每件产品均使用guflac手工喷制,保护了内层的聚氨酯泡沫塑料的同时,还能保持塑料的柔软和回弹性

 

Designboom(设计邦):2016年对GUFRAM品牌而言是十分重要的一年,GUFRAM公司即将迎来成立50周年纪念日,请问在2016年将有什么特别活动或特别产品么?
 
charley vezza:我们目前刚刚开始studio 65在都灵GAM美术馆举行的五十周年回顾庆祝活动,策展工作由我的挚友maria cristina didero负责。为庆祝这一共同的成就GUFRAM展出了全新的金色限量版“bocca”唇形沙发,仅限量生产50件。
 
此后的迈阿密艺术周上,我们将推出全新的卡拉拉大理岩纹理的“true-false(是非)”版本“THE END”,这款墓碑形状的坐具由maurizio cattelan和 pierpaolo ferrari设计。此后,2016年我们将推出另外一些特殊的限量版产品,在全球艺术与设计相关的重要活动中展出,展出地点包括巴黎、米兰、纽约、巴塞尔、伦敦、东京与迪拜。
 
同时,GUFRAM史上著名的产品将仍然在大型文化项目中担当主角,如在布鲁塞尔举行的ADAM开幕式、芝加哥举行的波普艺术设计展以及CNAP在nancy主办的zones de comfort博览会。

studio job作品“globe(地球)”,完成于2014年

 

Designboom(设计邦):最近五年中,作为GUFRAM的全球艺术总监,您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呢?
 
charley vezza:我遇到的最大挑战应该是想在不冒犯GUFRAM粉丝的同时实现自己的创意梦想与目标。在设计行业中,想要在避免有争议的评论的同时对设计icon进行改变是十分困难的。首先,我们要了解GUFRAM曾是怎样的品牌以及品牌代表着怎样的含义,以及如何将新产品与公司永恒的代表性产品相提并论。这一直是个难题,现在也依然严峻,但这个难题是现今我们必须要面对也必须解决的。
 
我可能无法做到取悦每个人,但我也向大家保证,仅仅取悦我自己也是一项异常艰难的工作。

karim rashid作品“bounce”,完成于2014年,于2015年在纽约wanted design展览的GUFRAM品牌展位展出

 

Designboom(设计邦):您认为媒体与通讯对设计领域有何影响?对您在GUFRAM的工作又有何影响呢?
 
charley vezza:媒体用极快的速度展示着过于丰富的产品,我认为媒体的注意力已经偏离了单独的产品本身,而是偏向产品背后的故事和人。这种沟通方式对我们而言越来越自然,因为GUFRAM品牌其实一直都遵循着这样的原则:我们在思考开发产品的类型之前首先要想到我们想要讲述什么样的故事。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品牌的产品才能够自我维持,像民间传说一样口口相传。

GUFRAM品牌限量版产品一览

Designboom(设计邦):您认为现今的设计领域中最有趣的发展动态是什么呢?为什么这么认为?
 
charley vezza:我对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非常感兴趣。几年以来任何产品(家具、摩天大楼、窗户、汽车等)都能用三维立体的形式设计出来,但是我们依然习惯在二维平面的屏幕上观察事物。另一方面,由于当今的新设备都相对便宜且易于使用,以“OCULUS”头戴式显示器为例,我们可以有机会以一种沉浸式的方式进入真实比例的虚拟空间之中。如果能够以这种方式走进一座新房或进入汽车的三维立体模型中那将是多棒的体验啊。我相信虚拟现实技术不仅会使改变设计方式发生改变,更会让我们的生活方式焕然一新。
 

都灵GAM美术馆举行的“il mercante di nuvole”展览效果,策展工作由maria cristina didero负责
摄影:stefano ferroni

Designboom(设计邦):请问您认为设计在未来将向何种方向发展?以及您认为GUFRAM公司适合何种发展方向呢?
 
charley vezza:我认为设计已经成为太过简单的潮流问题,以至于可能有将室内设计变得无趣又千篇一律的危险。例如,很显然目前的潮流是斯堪的纳维亚风格,因此无论设计师与生产者自身的历史与国籍如何,这种风格都成了他们争相追逐的目标。对此我只想呼吁:不要再设计淡色调木质坐凳了好吗?类似的产品真的已经足够多了。幸运的是,我们的产品永远与当今的时尚潮流大相径庭,我们要做的是超越时间感的永恒的产品,这也是我们产品的最强项。将来GUFRAM的方向将依然定位在艺术与设计之间,我们的原则从创始之初从未改变:标新立异反潮流!
 

studio 65 作品“bocca oro” GUFRAM品牌50周年特别纪念版,完成于2015年

Designboom(设计邦):请问您的格言是什么呢?
 
charley vezza:我有很多格言,我每天都能想出很多新格言,尤其是当一杯巴罗洛葡萄酒下肚后,我更是文思泉涌。开始我觉得我想出的都是伟大的格言警句,但很快我就觉得这些话都是胡说八道,所以我并不打算告诉你。
不过stefano seletti有一本日记,里面记录了我们共同度过的多年中他收集的话。如果有需要可以去问他!
 

TOILETPAPER (maurizio cattelan 与pieropaolo ferrari)作品“the end”墓碑坐具仿卡拉拉大理石纹特别版,完成于2015年

▎转载From设计邦

发表评论

  • 有问题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