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居住建筑

打乱的单元交互的空间,当邻里触手可及——定义新型住宅区

作者: 2021-06-212021年06月24日暂无评论

由纽约建筑事务所rafael berges设计的城市住宅方案“剩余生活方式(residual living)”拒绝以独立单元为基础生成的集体住宅,相反,该方案主张以住宅单元之间的共享填隙空间作为公共生活的发生器。单元之间的缝隙重新定义了公共空间和家庭领域的界限。

住宅是定义我们的公共空间和家庭生活的界线,因此它也是决定公共空间开始区域的要点。如果住宅的排列方式能够重新移动形成“中间空间”或者是单元之间的填隙空间,那么这之后就能创造出新型的公共领域。如果某人想要小一点的公共区域,那么这个人就可以让更多的公共空间变成家庭空间。

“邻接尺度”效果图

纽约市是现代集体化和密集化概念的典型体现。在19世纪到20世纪城市住宅发展的进程中强调住宅单元的排列要能够最大化地覆盖土地,能让阳光和空气流通并有适当的出口。这样的设计方式使得房屋单元高度私人化,成为彼此隔离的实体,除了共享的走道和公用的墙体之外没有其他联系。

总平面图

rafael berges为其方案所选的场地在旧法的公寓和花园型塔楼之间的曼哈顿街块上,自然而然地处在一种中间状态。每一块地都填满了相同尺寸的单元并且它们的组合占据了相同的地块面积。这种组合方式在单元之间的平面和剖面上创造出了各种各样的空间。室内空间与中间空间并列对比,室内空间呈直线和模块化的,而中间空间则是曲面围合的空间,这些空间成为了本次设计的重点。

单元之间的空间体量

这些空间体量可以大体分为两种:邻里尺度和邻接尺度。邻接尺度是指单元之间以最大密度堆叠来创造较近的距离感,这样两个单元之间就可以产生更加亲密的互动关系。邻里尺度则是指3个及以上单元以松散排布的方式创造视觉上连续可见的更大的空间体量。阳台成为每个单元内部家庭空间的拓展之处。连接单元的走道则会跨越更大的空间。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一种城市的、有多重家庭的住宅可以通过模糊公共区域和家庭空间之间的界限来丰富人群的多元性,进而让人们的生活环境可以在两种领域之间更加无缝的衔接。

剖面/平面图

四种单元片段的爆炸分析图

室内和室外空间有着独特的材料特性

四种单元片段

模型

四种单元片段平面

单元平面图

场地等距体块图

发表评论

  • 有问题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