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居住建筑

流动的人群,不变的蜗居——再看东京胶囊大厦

作者: 2021-06-212021年06月24日暂无评论

160918154117763.1200.550.1.png

当东京的住宅区开始向郊外转移,这座建筑仍趋向做城市中心住宅单元的复原战略,并且为那些要从边远地区到市中心之间通勤的人们提供工作室和额外的卧室或者用于社交活动的地方。

160918154047661.1200.550.1.png

这些独立的单元是大量生产的,根据所需的安排,通过高压螺栓牢牢固定在结构核心上。每个房间都配备了和旅店单间一样的各种设施。设计要预计变化与生长。160918154136859.1200.550.1.png

通过更换或已出胶囊单元,建筑的外表不断地变化着。住户的安排决定了塔楼的形状,让这个不断变化更新的建筑存在着潜力。通过创造自主空间和个体特征,该建筑象征着在城市环境中人类个体的存在。160918154151580.1200.550.1.png

这是物质与精神的共存。该设计也表达了新陈代谢主义和短暂性的美学理念。160918154030197.1200.550.1.png

胶囊外部:喷漆钢铁饰面

大楼:核心——钢框架结构

较低部分:清水钢筋混凝土

胶囊内部:钢铁舱体的天花和墙体上是布面,地板铺设地毯

160918154231090.1200.550.1.png

中银胶囊大楼是世界上第一座实际建成使用的胶囊建筑。胶囊建筑设计是胶囊的建立和将胶囊插入到一个大型结构,用从20世纪60年代后期开始的其他的解放建筑作品表达,尤其是英国的建筑电讯团/阿基格拉姆集团(Archigram Group)、法国的保罗·麦蒙(Paul Memon)和尤纳·弗里德曼(Yona Friedman)。

160918154550391.1200.550.1.png

中银胶囊大楼对“是否大量生产能够表达出一种多样化的新特质”的问题进行挑战。同时,该大楼努力为个人建立空间,对日本不接受任何“自我”建立的现代化进行批判。黑川纪章开发了新技术,能仅用4颗高压螺栓就将胶囊单元安装在混凝土核心筒上,同时又能拆卸并且更替胶囊单元。

160918154805621.1200.550.1.png

胶囊的设计目的是为个人提供一个可以作为公寓或者工作室的空间,并且多个单元连接起来就可以入住一个家庭。从音频系统到电话,电器家具都配备齐全,胶囊的内部是在工地外的工厂里预先安装好的,然后用起重机吊起,拴在混凝土芯轴上。中银胶囊大楼实现了建筑新陈代谢主义、可替换,可回收的理念,成为可持续建筑的蓝本。

(黑川纪章 2000年)

160918154624242.1200.550.1.png

160918154636861.1200.550.1.png

160918154644756.1200.550.1.png

160918154700000.1200.550.1.png

160918154715484.1200.550.1.png

160918154726581.1200.550.1.png

160918154747120.1200.550.1.png

160918154752554.1200.550.1.png

项目信息

位置:东京,日本

设计:黑川纪章及其同僚

项目年份:1972年

摄影:FALA

结构:GENGO MATSUI + ORS

发表评论

  • 有问题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