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经验与技能]

RCR Arquitectes的建筑师Ramon Vilalta 谈论关于获得普利兹克奖以及得奖之后的雄心

作者: 2021-08-022021年08月03日暂无评论

 

RCR Arquitectes的建筑师Ramon Vilalta 谈论关于获得普利兹克奖以及得奖之后的雄心

两天前ArchDaily很荣幸有机会采访到Ramon Vilalta——2017普利滋克奖获奖者的三位中的其中一位。Vilalta 向我们详细介绍了在与Rafael Aranda和Carme Pigem合作之前的历史,以及他们是如何通过他们最初在西班牙Olot的家乡一直发展到如今对世界建筑有所影响的RCR Arquitectes.

 

ArchDaily: 工作室/时间项目时怎么开始的?为什么你们可以在毕业后就迅速的发展起来?

 

某种程度上而言,我们是非常自律的那一类人。我们在取得学位之后就立刻决定要一起创办一个工作室;我们选择用共享的方式面对建筑设计,是真正的共享,分享它。我们三个人有着不同的性格——每个人都有各自独特的方格,但是我个人认为,正是这各具特色的特点碰撞在一起产生的化学作用,才促成工作室的特别之处。做出这样一个共同创办工作室的决定,对于当时的我们而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RCR Arquitectes的建筑师Ramon Vilalta 谈论关于获得普利兹克奖以及得奖之后的雄心

我们住在一个很小的城市 (西班牙Olot),整个城市直邮3万居民,对于生活在这样一座城市的人而言,在巴塞罗那完成建筑学位后返乡生活再平常不过了。回到原来的生活环境后,我们开始创作好的建筑作品。我们开始参加各种竞赛。对于那时候的我们而言,并没有想太多,只是潜意识觉得有什么在召唤我们。我们去上学,顺利完成学业,随后我们学会如何分享——我们渐渐地对彼此加深了解,成为一个真正的团队。

 

很多年后William Curtis(建筑评论家)对我们说,“你们真的像一支爵士乐队,”  这意味着你并无从知晓好的想法何时会停止,因为你不只是一个个体。

 

RCR Arquitectes的建筑师Ramon Vilalta 谈论关于获得普利兹克奖以及得奖之后的雄心

ArchDaily: 你们三人在团队中分别起到什么重要的作用?

 

关于分享而言最有趣的是,你在一个像混合物一样的团队中淡化了自己的个性。一开始你会觉得自我仿佛消失在团队中,无法察觉自己在团队中扮演的角色。你觉得自己在一点点消失,但同时又觉得自己是属于这里的。所以,换句话说,我们是不同的个体,但是有着相同的兴趣。让我们三人最感兴趣的是对创意的共识——这正是一直激励我们前行的动力。

 

RCR Arquitectes的建筑师Ramon Vilalta 谈论关于获得普利兹克奖以及得奖之后的雄心

ArchDaily: 什么东西带给你灵感?任何有关建筑或无关建筑的事物中,什么是你感兴趣的?

 

我们经历了几个不同的阶段——非常不同的阶段。在学校是你最感兴趣的可能是你的老师和老师的项目。但是我们的兴趣却非常开放。比如我们一起探索日本,我们觉得自己是附属于环境的;还有景观。Olot的景观是如同在植物园中观赏到的枝繁叶茂的景象,这点雨我们在日本感受到的园林非常相似。

 

一旦你开始投入到建筑中去,你将会开始追随着自己的兴趣点而非偶像。我们曾经对艺术,文化相关的主题非常感兴趣;随着之后接触到更多东西,我们在我们的旅途中感受到更多激情。

 

RCR Arquitectes的建筑师Ramon Vilalta 谈论关于获得普利兹克奖以及得奖之后的雄心

Olot是个小城市,或许正因如此,我们才没有接受过像大都市那般大尺度的项目。当然,这让你得以选择一条更加真实和独立的路。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做自己的camino,而不用服从一些大尺度项目必须遵守的规则。

 

在此我想对年轻人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在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中学会智慧的处理问题。我们必需要学会如何在飞速发展的,急躁的社会中掌握快速适应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不确定性”总是伴随着“复杂性”——在这种前提下,人们变得更加强大,因为面对不确定性你不可能永远保持简单。我们常谈论“简单”(simple)和“容易”(easy)之间的区别。一个项目的成功之处在于它了解到某种情况的复杂性,但这并不表示建筑师要通过一个复杂的产物来体现。相反,最终的结果应该是简单的,但是却能够引起审视的复杂和深入。

 

从我们的角度来讲——我们也经常把这些跟我们的员工说——最重要的是要相信你自己。在高强度的工作环境下工作是非常重要的。激情和爱是我们的基石。事实的真相是相信自己,信任他人-相信每个人都能有所贡献。

 

RCR Arquitectes的建筑师Ramon Vilalta 谈论关于获得普利兹克奖以及得奖之后的雄心

ArchDaily: 就你们的作品而言,你怎样以建筑视角构思景观?

 

景观是我们的兴趣之一;我认为他也能教会我们很多。景观是一个地方自身的象征,这类似于城市肌理至于我们的建筑作品。我们尝试去做的是明白景观,寻找景观,并学会读懂他。在一个给定的环境中,我们试着捕获他的长处和主要价值。我们从建筑设计中发现景观,与之对话。

 

RCR Arquitectes的建筑师Ramon Vilalta 谈论关于获得普利兹克奖以及得奖之后的雄心

我们离开学校已经30年了,如今巴塞罗那已经遍布“景观建筑”,对于工作的人而言,他们可以在建筑中享受如度假般的景观环境。我们将离开工作室,到200米之外的地方,那里有一个自然公园。那里有许多建筑,但是也仍然能够看到建筑和景观之间的平衡。这是一个自然且“人工的”公园,因为人们可以生活在此,与自然环境和谐共处。我们花了很长时间谈论这点,因为这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你可以将此延伸到世界其他地方,去感受和聆听一处你即将建设的场所,因为他能带给你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

 

 

RCR Arquitectes的建筑师Ramon Vilalta 谈论关于获得普利兹克奖以及得奖之后的雄心

ArchDaily: 说回到建筑和施工,你们用的材料,比如钢铁,玻璃和土壤。在一个项目中,你们是如何决定用这些材料的?

我们从事这行已经多年了,我记得最初我们有一个愿景——就是凡事做到精细准确。我的意思是我们要把设计控制在厘米的范围。事实上,在我们的第一套图纸里,我们甚至将单位精确到小数。后来我们觉得这样做有点蠢。当我们开始用混凝土建造时,我们无法非常好的控制它。但是钢铁能够让我们更好的控制,从结构的角度而言。后来,我们将其改进到不止是材料,还有“tacto”。展示材料的真实性对我们而言一直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有时候如果我们遇到一些非常人工的材料,我们会丢弃它,因为它没有让我们感受到自然,比如钢铁,随着时间的流逝,光阴会在其身上留下踪影。对于时间的体现,我们认为同等重要的是:事物可以不断的随着时间的流逝给既定环境新的氛围。那Les Cols餐厅这个项目来说,我们可以只用一种材料——一种可以体现出冷的感觉,但是我们可以用温暖的方式体现。所有材料都有他们自己的表达,但是你又能力将它们以不同的维度体现——触摸以感受它。材料从开始就是我们表达设计的有利元素。

ArchDaily: 事实上,在你们的作品中,我们对你们是如何使用钢铁的张力这一点非常感兴趣。

没错,我们也意识到是用同一种类材料,但是用不同的方式去设计它非常有趣,因为一方面可以以此保持作品的统一性和同质化,但另一方面,他又可以在极其细微的地方体现非常丰富的东西。还是Les Cols餐厅这个例子,我们在地板,墙体上都用了钢铁,但是以不同的形式,氧化色的,覆盖的,喷漆的…最终我们一致同意餐厅是一个你希望寻求舒适和温暖的地方,所以我们用了大量钢铁材料。最后即使是不怎么欣赏我们设计的顾客,也会觉得“在这里用餐非常愉快。”

RCR Arquitectes的建筑师Ramon Vilalta 谈论关于获得普利兹克奖以及得奖之后的雄心

另一个我们认为非常重要的能力是营造某种氛围。这一点与设计本身没有直接的关系,更多的是如何通过空间感营造不同的体验感,它超越形式和材料之上。我们同样建造了一栋完全由钢铁构成的房子;我们曾仅仅只用了玻璃,但是以不同的方式建造了另一个建筑;我们探索了各种各样的材料,只为寻找能够体现作品完整性的材料。我们最终选择了木材——这是一个通常会被选择与其它材料搭配使用的材料,但是我们更希望能够尽可能多的体现它的表达性。

 

ArchDaily: 在工作室里,你们是怎样共同对工作营产生兴趣的?

 

我觉得这是时间的问题。我们结束了学业,我就在巴塞罗那的大学教了很多年的书。但是后来我们发现了分享的重要性之后,我们觉得我们并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分享。所以我们选择了能够让我们找到激情的建筑行业。最终,在第一个十年我们利用我们在大学的经验度过,随后我们开始了创造性的建筑设计。

 

随着时间的流逝,你开始思考或许你更愿意把你所知道的分享给被人。在我们还在教书的时候,远比现在年轻,而如今我们发现真的有很多东西可以同学生分享。我们从空间开始讲起,深入到基础概念,最后又能力营造建筑氛围。现在我们的工作仍然围绕着这些想法,我们对年轻一代非常感兴趣,也与他们保持联系,不断分享给他们更多,他们也能给我们带来收获。

 

RCR Arquitectes的建筑师Ramon Vilalta 谈论关于获得普利兹克奖以及得奖之后的雄心

ArchDaily: 在从事建筑的这30年里,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给刚入行的建筑师吗?

 

我想我们处于一个非常特殊的时刻。我们从未像感受到如此强烈的不确定性。在建筑行业内,这种不确定性当然是一直存在的。但是在之前,当你开始一个项目,你可能会不确定很多东西,但是你至少还是有一个进度安排的。现在事情变的更加不确定——你开始某件事,你并不知道之后的发展进度,所以对于年轻人来说,我想我会说,学会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体系中生活和工作是非常有必要的。学会用你的智慧去处理不确定性,这非常有必要。我们唯一确定的想法是,我们如今生活在一个变化非常迅速的世界。

 

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和复杂性。我们试图通过加强我们的强度,免于被外界困扰。在这个意义上来讲,这个奖能够带给我们什么?我可能会做更少的项目,但是机遇更高的强度。我们对获奖之后接更多的项目并不感兴趣。我们感兴趣的是做更少,但是允许我们在更高强度下展开设计。

 

30年前,对于年轻建筑师来说,选择留在一个小城镇做建筑而非跟着建筑大师做设计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但正因我们选择了这条路,它给了我们寻根的机会,让我们有了更广阔的视野去 [Olot]做我们认为有趣的事。这是我们对根基的认知,也是对城市环境的一种认知。这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由于我们“隔离”于外界,我们因而没有被行业内的问题所困扰,比如嫉妒。我们并没有浪费我们的时间在批判他人上。当你被外界困扰时,你将不能走向更深远的地方。现在,我已经放弃使用我的手机…如果当我有一个好点子时我却将注意力转移在手机上,我将永远无法到达下一个阶段。是的,有时候这些东西可以给你一些指引,让事情变的更简单,但是它们很有可能最终占据你的所有。在当下这个科技时代,这种情况正在发生。

 

最后,如果你想对某事有更深入的了解,你必须有一定的回忆。不能直视不停的放声尖叫…我们生活在步行5分钟就能走到家的地方,我们只会在去巴塞罗那的时候才用到汽车。

 

对于我们来说,日本时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因为颁奖仪式在那里举行,我确定我们会非常享受的!

发表评论

  • 有问题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