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经验与技能]

这些是2017年“世界最佳毕业设计”吗?

作者: 2021-08-022021年08月03日暂无评论

2017年“世界最佳毕业设计”

每两年一次,全球的建筑学校都被邀请将其最优秀的独立毕业作品提交给 Archiprix 国际建筑竞赛与展览(Archiprix International)。今年,活动选中在印度的艾哈迈达巴德 (Ahmedabad, India)展出成果。总编辑 Arjen Oosterman 回顾了活动和展出的作品。您可以在这里阅读与 Archiprix 总监Henk van der Veen 的采访。

从千禧年伊始(2001年),Archiprix International 就已经被称为是一场具有巨大野心的冒险。每两年一次,从世界各地的建筑设计,景观建筑和城市设计学校收集最优秀的毕业作品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要全面细致的展示这些内容更是一个挑战,而要创造一个充满意义和成效的活动——给这些选中的毕业生及其项目一个展示的中心舞台—— 更是一个像走钢丝绳一样艰巨的任务。然而,他们正在实现这些看起来无非视线的挑战。

以下几个简单的要素是展览成功进行的关键。首先,激励新人才。这是一个无需争辩的要素,因为学校,建筑业(作为赞助商的 Hunter Douglas )和毕业生自己都很乐于参与其中。这一要素概念自然与每个参与方的利益和目标相关。其次,这个一个好莱坞式颁奖形式:专业评委会和民众投票相结合。评委会选出候选人入围名单(今年为23位),并选出最佳的八位。入围的候选人提前公布,从而造势宣传,并在盛大的颁奖典礼上展出八个获奖项目。除了专业评委会外,所有参与者也被要求投票,从而互相选出“参与者最喜欢的作品”。这两个类别(这次总共约41个项目,一些参与者最喜欢的作品与评委会提名作品一致)在主要的展览中被列为特别部分。与此同时,第三点,是这个活动更因参加者可以登记参加颁奖仪式之前的研讨会而更加完美。实际上大约有五分之一的人参与其中。

这个组合形式的竞赛旨在使得青年的才华得以展示,在真正的全球范围内建立交流机会,并为所有参与的(甚至是非参与的)院校创造了基准线。 该展览展示了最新一代学生的关注点,也成为了学校之间的展示。 它甚至表明,当你离开学校时当你花时间把它所有的动向和发展在不同的“变化”离开学校。甚至当你全神贯注的做这件事时候,你就会发现学校和社会之间发展趋势的不同。

2017年“世界最佳毕业设计”

最新一次的活动在印度艾哈迈达巴德的 CEPT 大学举行。由 Balkrishna V. Doshi 设计的校园神奇地展现出建筑是轻盈并大气的,如何改变传统定义下的建筑留下的刻板印象。艾哈迈达巴德市作为活动场地,增加了百年现代主义的一系列作品展示,其中包括几个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的设计(棉纺织协会总部(Mill Owners’ Assoication Building),Sarabhai别墅,Kendra博物馆,Sandan别墅),路易康(Louis Kahn)的印度管理学院((Indian Institute of Management) ,埃姆斯夫妇(Eames)的国家设计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Design)等。但除了“大师”作品之外,印度的这块土地似乎是建筑现代主义的自然栖息地——事实上,建筑的空间野心可以在这种环境中得到充分诠释,不会因为受到厚重的保温层和封闭空间所限制。这个城市也充满了与大城市发展紧密携手相连的特殊挑战。总而言之,这一切都丰富了研讨会的探索过程。

从展览的结果来看,我们可以有趣的发现像可持续发展这类主题已经不再是许多项目的主要焦点,而与核心问题相伴的附属问题才会被直面关注。 另一个重大转变是,目前已经很少有方案注重外表印象(像大体育场,电力塔等等), 关注点反而着重于对于优秀的解决方案和创造性的过程,更加关注建筑真正需求和形势。 参与者更渴望为建筑界贡献力量做出改变而不是太过于脱颖而出。

2017年“世界最佳毕业设计”

俄罗斯提交的方案作品表明了核心的艺术手法——布杂艺术( Beaux-Arts )(在直到今年的大部分项目中占主导地位)似乎都在退缩 ——这是一个蜕变。在全球范围来说,越来越多的参与方案达到了(在展示和解决项目重点关注问题时)及其复杂的高水平程度。在我看来,只能少数几个项目较为浅显。很难说这是否是因为“ Archiprix 效应”激励了学校更加注重教育质量,但在国际曝光和交流一定是有影响力的 —— 也影响了学生对于学校的期望和要求。同时,对于建筑政治作用也在这场活动中(重新)清晰地浮现出来。Jason Tan(新加坡)致力于“淘金热潮城的政治氛围”的方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他位于加纳敦夸的黄金交易所附属黄金矿工会联合大厦(Gold Exchange annex Gold Miners Union building)中,他巧妙地透露出中国在非洲的剥削性存在形态。

与此同时,即使这一切听起来都是个好消息,建筑和建筑实践必须作出改变,来承担起社会的变革和挑战中更重要的角色。 发掘人才和刺激素质教育是重要的,但可能还不够。 如何恰当地连接专业的内内部教育和外部实践是下一个障碍。

2017年“世界最佳毕业设计”2017年“世界最佳毕业设计”

在展览尺度上,Archiprix 国际竞赛可能会达到极限。完整列表包括了全世界所有1700个建筑/城市/景观设计学校,一本电话簿,还显示了对 Archiprix 作出了贡献和曾经参与过的学校。有些学校支持参与了九次活动,另一些学校参与过一次便告终。通过每次在不同的国家和洲际“登陆举办”活动,Archiprix 的活动组织希望能说服“本地”的学校加入。好消息是总数仍在增长。还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设立了一个以荷兰为原型(可追溯到1979年)的 Archiprix 国家竞赛。这是一件好事,可以继续保持。但似乎有些更有声望的学校,如美国常春藤联盟的学校,(仍然)没有参加。人们可以想到两个原因:一是,对于一个大学校来说,选择并提交一个方案太过复杂,或者说是没有一个能承担竞赛过程的责任的人(毕竟最终有所作为的总是个体)。另一个原因可能是竞赛的元素:如果说,比如一个哥伦比亚大学的毕业生没有赢得奖,或者甚至更糟的是没有提名,那学校已经输了。有些学校不想受到这种“批评”的影响,参与竞赛包含承担冒险。

一个更根本的挑战是建筑已经越来越变成为跨学科的活动和过程,而建筑师是其中的参与者之一。 这种“整合过程”的发展,形成了不同的专长和学科之间的合作,又是很难在没有仔细理解含义的情况下,仅在6块展示板中展现并评判。 学校还将选出有潜力成功实施的方案。 而 Archiprix 似乎也特别适合给予优秀的设计师额外的曝光,给予这些魔术师空间和材料。 如今,在给予关注和重新定位建筑这门专业领域的相关性时,这可能不是最严峻任务。

2017年“世界最佳毕业设计”

这些研讨会显然是试图扩大活动组织形式并加入一些在竞争中本身难以克服的问题。 比如多方合作,比如从(根本)完全不同的背景中解决本土问题,比如研究工作的任务职责。 然而,如何使这个竞赛的意义超越仅仅是被八十位年轻专业人士当作是生活中的重要经历,也是一个挑战。 多媒体时代的广播宣传仍然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当涉及到和生产领域的关系时,也有挑战存在。 作为 Archiprix 组织,要如何联系决策者,政策创立者,企业客户等等等? 一些在自己国内开办 Archiprix 竞赛的国家似乎能更加成功地建立了这种联系,能充分利用了Archiprix国际竞赛提供的声望。 但这仍然是一个难以克服现实。

似乎建筑师的职业正在受到双方的挑战。 建筑师一部分的专业知识正在,也更会由专家系统进一步吸纳,从而与建筑行业和生产紧密联系在一起。 建筑师一部分对于“设计”的说法和控制权正在被消费者的想法所取代,从而更加能够表达自己的需求和偏好。 这不会让建筑师变得毫无用处,但确实引出了一个问题:如何为专业人士 —— 旧称建筑师(如 Kas Oosterhuis 所说)——做好手头任务和挑战的准备? 如何提供平台来刺激未来人才在这种现状下工作?

发表评论

  • 有问题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