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访谈

mucho创始人创意总监 marc catalá 访谈录

作者: 2021-09-282021年11月28日暂无评论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01
mucho创始人与创意总监 marc catalá

 

 

 

marc català 1999年毕业于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埃纳设计与艺术学院。经过在马德里和巴塞罗那设计公司grafica四年的工作,以及后来在伦敦pentagram的工作经历之后,他在2003年与pablo juncadella一起成立了mucho。他们在巴塞罗那,柏林,纽瓦克,巴黎,旧金山,伦敦和纽约均设有工作室,为包括精品商务及跨国公司在内的各种客户,提供充满创意的策略与设计。

 

 

 

设计邦:你最初是怎么打算想成为一名平面设计师的?

 

marc català(以下简称MC):我想把我的精力全部奉献给创意。当时我无法把这种感情用言语表达出来,但现在我终于认识到那意味着一次探险。一次从作为创意者的内心呼唤出来的探险,一次对这个充满无限可能性的世界的探险。

 

在这种观点下,是不是必须成为一名平面设计师相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事实上,我更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作家,电影人,插画家,造型师,技术师或者是一名艺术家。我觉得如果把它们全都尝试一遍的话,一辈子实在不够。而平面设计则是一种能够很好地把这些全都综合起来的形式,甚至不止如此。

 

回到最初一开始的时候,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想要过上一种更为体面的生活。平面设计好像能够很好地满足我的这些愿望。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02
barrie tullett为aurence king 出版公司设计的《打字机艺术》——版式设计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03
barrie tullett设计的《打字机艺术》跨页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04
barrie tullett设计的《打字机艺术》跨页

 

 

 

设计邦:你认为自己的设计原则是怎样的?

 

MC:我认为平面设计师更像是一群用图形表达文字的作家。我们用图像来表达各种思想。这其实很有趣,因为除了我们意外,还有很多喜欢“视觉阅读”的读者能够见到它们:平面设计师,电影人,艺术家,摄影师,造型师,建筑师,等等等等。当然我们也是普通大众,当然我们坚信这一点的人们应该让人们更多地去尝试用视觉来进行思考,而不是用语言。因为我们用图像说话。

 

至于说到我个人的这种“写作”方法,我会再次强调一遍,我是通过对视觉语言中所蕴含的的无限可能性的全力探索,来产生和表达自己的思想。所以我不希望自己有一种固定的设计风格或模式,因为那样很无聊。我不想把类似的项目做上两遍,因为同样很无聊。我也不想把同样的一种方法一遍又一遍地用个没完,因为确实很无聊。

 

 

 

设计邦:有哪个人或者哪件事对你的思维方式产生过的影响最大?

 

MC:我想说当我在graphica那里工作时,对我影响最大的两个人是pablo martin和fernando gutierrez,而后来在pentagram的那段时间,对我在平面设计方面的想法产生的影响最大。然后还要感谢所有那些让我产生共鸣的图像,是它们让我对包括设计在内的一切东西的观点产生了很大的发展和变化。 除此之外,我在与mucho各位拍档的日常工作中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比所有人都要多。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05
hàbitats i contra-hàbitats——展标设计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06
围绕塑料展开的图像与展示。在人力的控制下,塑料可以形成十分精炼的形状,而呈现液体状态时,则显得更加“无拘无束”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07
塑料的无限可塑性,与标语在一起各得其乐

 

 

 

设计邦:你在平面设计方面的观点,最近有没有受到其他人或者其它东西的挑战?

 

MC:我认为自己那一代的人经历了整个数位技术的革命,那也同样是一场改变了视觉书写方式的革命。虽然思想的表达(以及概念的思维)中的核心价值得到了保留。我认为可以很公平地说,开启数位时代的爆炸原点,也正是这场革命的转折点。如果真要说起来的话,只是把我们当时每个人推向的方向不同罢了。目前在mucho我们已经开始了一种洞察或者说策略性思考的过程,这种找寻意义的方式是我们在十年前根本无法想象的。

 

 

 

设计邦:你认为自己最擅长的能力是什么?

 

MC:我最擅长的能力是思考。是对一切东西都感到好奇。它们都是我创作过的最优秀的作品里的关键因素,也都是一种包括学习新本领在内的不断持续的过程的核心。多年以来我学会了许多各种各样的能力,包括如何进行图形思考,在欣赏照片时把画面调动起来,使用和设计字体,还懂得了一点插画,一点电影制作以及一点用三维方式思考问题的能力。所有这些都激发和提升了我在视觉思考上的能力,并让我变得更加好奇。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08
all good scents——品牌识别,为indian perfume house提供艺术指导和包装设计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09
all good scents——urbane nights香水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10
all good scents——lollette香水

 

 

 

设计邦:你最喜欢接到什么类型的项目或简报,为什么?

 

MC:我认为最完美的简报应该是能够为我们带来一次充满创意的挑战,一位有趣而开通的客户,一份酬劳丰厚的回报,一个可以学习的机会,一项能够对品牌或公众——或者更理想一点的话应该说是对两者全都能够带来改善的可能性。
那么有多少到达我们这儿的简报能够完成这些愿望呢?很少很少。我们的底线是尽可能地满足这些想法。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11
grup camera——品牌识别,为grup camera提供策略及艺术指导,并且包含多个子品牌:ibercamera是一个古典音乐演奏会系列的商业品牌,而agenciacamera则负责招募音乐艺术家。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两个全新的品牌:la filarmónica——一个旨在马德里成立组织的音乐会系列,以及falado——一个向年轻人介绍和推广古典音乐的音乐节。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12
berto martinez绘制的插画,原创的fálado字体以及品牌间连续性的艺术方向,既形成了一种统一的视觉语言,又让每一个子品牌用有自己的声音。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13
为在马德里成立乐团组织的音乐会系列“la filarmónica”设计的辅助应用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14
Fálado——一款在巴塞罗那现代主义运动影响下产生的原创字体。不对称曲线的灵感,来自于这座西班牙城市中的建筑形态,为它赋予了一种独特的优雅。

 

 

 

设计邦:在创造一套新的品牌识别时,要记住什么最重要的原则?

 

MC:对客户产生真正的理解很关键。我的意思是说要真正理解他们的冬季和信念,而不是他们写在纸上或在简报中说的那些东西。这一点现在对我们尤其重要,特别是对于那些规模比较大的美编和包装设计工作。我们采用了一种基于多种不懂策略过程的分析方法,包括访谈,工作坊和听取汇报等阶段,来找出那些除了理智的原因以外,隐藏在品牌中更加富于情感的信念。这样你才能真正明白他们是谁,而他们的品牌又意味着什么。只有这样,你才能够通过一种视觉的语言方式,来表达这些其中的信念。

 

另外一个关键,是要能跟真正能够拍板的那个人说上话,他们可能是公司的老板,也可能是能够真正做决定的那个人。在和大品牌合作的过程中,常常会遇到跟那些说了不算的人,或者是那些必须把决定呈交给上级来做的人打交道。

 

 

 

设计邦:在进行一套识别设计的过程中,有哪些应该避免的常见错误?

 

MC:对待客户的时候要温柔,要给他们一个良好的服务,这是与他们进行项目合作的关键。但如果确实有必要的话,也必须坚守你在创意方面的阵地。

 

不要给客户太多选择,最多两个。个人来讲,我也不知道只提供一套方案是不是最好,因为有时候你需要让客户和你一起在这个过程中做出决定。但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有一点都要记清楚,那就是他选择你是为了让你来帮他解决问题,所以最好在你决定好要把哪一个或者哪两个方案最合适以前,不要把任何东西拿给他看。这很关键。这样可以避免一种情况,那就是他可能会选择那个连你自己都根本一点儿也不相信的方案。

 

哦,对,还有最后一点,当你展示logo的时候,尽量把它做成一段小片子,一条符合品牌色调的动态影像。因为很多客户都会对这种方式买账,而会动的图形也能用声音和各种动态元素等内容,表达出品牌更多的内涵。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15
《telerama》——设计及艺术指导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16
《telerama》封面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17
《telerama》封面

 

 

 

设计邦:你认为网上的设计资源对今天的平面设计带来了哪些影响?

 

MC:就像我刚才在前面提到的那样,数位技术的革命(应该还有一种更好的说法)对平面设计带来了非常巨大的变化。我们有了比过去多得多的资源,更加快速并且大量获得信息的途径,以及一种我们之前根本无法想象的便捷方式。我们还能通过网络,把世界各地的人们全都紧紧地联系起来。

 

而我们面对的挑战也很大。首先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作品,基本上大同小异。我确信自己的“写作”方式,就是从许多西方“作者”的思想中学习而来的一种“重述”。我们一方面不断创造出一件件“新鲜”,或者说至少是“鲜”的东西,一方面却是建立在别人已经做过的基础上,只是没有人把我们抓出来“比照”罢了。

 

现在有很多富有才华的人,正在做着了不起的东西。他们的数量要比过去多得多。我们是否应该把这看做是一场比赛?难道说今天对创意产生信念的人们,仍然远远少于那些对它们充耳不闻的人吗?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18
NITSA——反映一家经典俱乐部早期辉煌时刻的记录片海报

 

 

 

设计邦:最近有没有什么东西令你特别感到痴迷,你又是怎样把它融入到自己的作品中的?

 

MC:我现在对如何用心理学和社会学的方法对品牌、团队以及不同人群进行分析和评估非常有兴趣。它们如何来独立行使那些从自己个体部分中分离出来的功能,以及如何把这些作为一个整体转化出来,当然还有很明显的一点——如何把它们转化成视觉的形式。

 

我一直对艺术的各种形式非常着迷,可以说我在观看艺术类网站和呆在博物馆里的时间,要远远大于花在浏览设计类博客和杂志上的时间。最近我又迷上了贴图技术和交互装置中的传感器响应,我还跟随一些教程试着学习cinema 4D和aftereffects等软件,这还要感谢工作室里的那些设计师同事。虽然万事开头难,但却乐在其中!

 

在最近这几年里,TED演讲给我的启发远远大于一切。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19
mother——为一家冷压缩果汁品牌提供的命名与视觉识别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20
mother果汁包装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21
mother果汁包装

 

 

 

设计邦:你有没有一些迷信的想法或生活习惯?

 

MC:我认为占星和星座在判断一个人的性格方面真的非常准确,不过我并不相信它们能够帮助你预测未来。可能这听起来有些荒谬,但我信它们已经信了很久了,而且直到今天我仍然相信——可能很大一部分程度是因为我说不出它们是不是真的狗屁不通……至少现在还不能。

 

 

 

设计邦:你有没有给自己设立一些2015年的个人和工作目标?

 

MC:差不多算是吧,我的愿望表是这样的:改善我们在mucho的团队聚合力,让全年营业额翻倍,至少完成一件了不起的项目,跟我的太太和女儿一起享受生活,做一件自启动技术相关的研究工作,结束那件好像永远结束不了的个人艺术项目,学会合理地吸烟,也就是说,只吸雪茄,而且每周顶多一两次。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22
为提供分析、策略以及帮助客户培养人才和领导力品牌coma设计的视觉识别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23
coma——名片

 

marc-mucho-interview-设计邦-24
coma——名片细节

 

 

 

设计邦:你所听过并不断对别人提及的那条最好的忠告是什么?

 

MC:可能是我之前提到的那句,也就是“尽量和那些真正能够‘拍板’的人进行对话。”我不敢肯定这是最好的方法,但至少也是其中之一。第一次时,我是从mario eskenazi那里听到这句话的,我想他应该是从carlos rolando那里听来的,可是我一直不知道第一个说出这句话的人究竟是谁。

 

 

 

设计邦:你的人生格言是什么?

 

MC:艰难时势,当如金蛇狂舞。

▎转载From设计邦

发表评论

  • 有问题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