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访谈

专访插画师karan singh

作者: 2021-09-282021年11月28日暂无评论
头像 © designboom

karan singh是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艺术家、插画家,他的作品大胆而又充满活力,通过重复的图案来表现深度和维度,完美地诠释了极简主义。他服务的客户包括adobe、IBM、喜力(heineken)、因特尔(intel)、亚瑟士(asics)等等,他和designboom一起分享了他的作品和他的故事……


designboom:是什么让你想成为一名艺术家或插画师?


karan singh: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从来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直到大学时期选择课程的时候,我才开始真正思考从事设计行业。在悉尼大学我选择了一门叫做“设计运算(design computing)”的课程,这个选择完全是出于个人爱好而不是对未来职业生涯的考虑,我知道自己很喜欢动画和设计,而且想学到更多。这个课程非常紧密,有许多编码、互动设计和特殊设计之类的东西要学,这很棒,但直到学完整个课程我依然对未来非常模糊,不知道要从事什么工作。

IBM公开会议(IBM open sessions)图案-IBM是2014年美国网球公开赛的官方合作伙伴,作为合作的一部分,他们邀请了LCD soundsystem的james murphy根据每场比赛搜集的数据创造出球的原始轨迹。然后,纽约ogilvy委托singh根据相应的轨迹用艺术的手法创作出原始的插画图案。

IBM公开会议图案

DB:最后你是如何成为一名插画师的?


KS:大学的最后一年我在瑞典学习互动设计,开始利用业余时间进行插画创作,很快我发现自己爱上了插画。我开始在网上出版我的作品,并最终在电脑艺术(computer arts)杂志上发表了第一幅作品。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墨尔本,在一家叫做qube konstrukt的工作室工作,在那里当一名平面设计师/插画师。

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工作,在工作中我明白了学历并不是最重要的,起码在设计和插画界是这样的,比学历更重要的是你的作品,只有你的作品才能真正代表你的实力。

禁果,个人作品

DB:你还记得小时候对你影响最大的是什么吗?


KS: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就非常喜欢艺术和设计,我喜欢看一个叫做“art attack”的电视节目,然后试着去模仿他们制作的东西-其实对此我并不擅长,但我很享受这个过程。此外,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迷上了电脑和科技-因此整体来看的话,这对我今天从事的行业还是有意义的-我只是不知道上天是如何“计划”好这一切的。

说到这里,我在我自己身上看到了我父母的影子:我的父亲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他总是一直在做事情,制作东西或在修东西,我也是一样。我的母亲对视觉艺术和音乐都非常着迷,而她的这些爱好似乎也遗传给了我。

周围,个人作品

DB:哪件作品对你个人风格的形成意义最大?


KS:那是我在墨尔本时开始创作的“日常快速作品(daily quickies)”-每天下班后即兴创作的一件或两件作品,不受任何客户的委托,只是为自己创作。慢慢地这些作品在网上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注意力,同时也有一些其他业余爱好者作品的加入。

这个过程教会了我一些东西,并不是美学方面的,而是如何去思考用一种简单的方式来讲述一个故事,它让我知道了我最喜欢的作品类型-简单却能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

周围,个人作品

DB:你认为把事物简单化是你最厉害的技能吗?


KS:我希望如此,这是我想做的事情,我不知道这该称为一项技能,或是方法还是一次探索。当我有一个想法的时候,我会一直不断完善它,研究如何用最有影响力的方式去表达它。我把简单主义看作是一种尺度-我会一直往某个作品里加东西,然后再移除别的东西-试图找到其中的平衡。

bully项目的壁画,为客户adobe制作

DB:你最崇拜的艺术家或插画家是谁?


KS: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喜欢的艺术家也一直在改变,因为我和我的作品也一直在进步,我会在别人的作品里寻找不同的元素。伟大的作品有很多,但我一直非常喜欢的是parra,一位荷兰艺术家。我喜欢他对线条的感觉,以及他作品里的简单主义,我一直觉得他在创作的时候一定是非常享受的。

他很有表现力,而且喜欢玩,但同时严格限制自己对颜色的使用-蓝色和红色总是出现在他的作品中,这让他的作品非常好认,也帮助他树立了自己的品牌效应。

我很钦佩那种程度的限制,一直保持这种风格并不容易,尤其是要保持这么多年。这说明他对自己的风格很满意,也很有信心,这也是我想达到的境界。

pat lok的单曲move slow的封面

DB:能与我们分享一下你在纽约chasm举办的展览“界限(confine)”吗?


KS:这个展览是我和另外一位艺术家共同举办的,他叫ward roberts,是一名摄影师。这个概念来源于在我感觉受到限制的时候-那种陷入困境的感觉,每当遇到这种情况,主要取决于你会如何应对,情况的糟糕程度以及各种影响因素。展览的作品主要是各种几何图形被限制在不同的矩形空间里。

为myrorna制作的插画

DB:“界限”展览是如何建立在你以前的作品主题上的?


KS:从美学方面来讲,新作品和我以前的老作品很相似,对我来说最有趣的一个方面就是要创作出一个体系的作品,让它们共同组成一个展览。这就要求我策划每个作品的内容,理解每个作品对于整体来说需要呈现什么样的感觉。“每个作品之间会如何相互影响,缺什么,该用什么作品来搭配它?”所有这些都让我着迷,我觉得从这次展览中学到了很多。

为myrorna制作的插画

DB:你用什么准则来评论你的作品?


KS:很简单,“你愿意用你的名字来署名吗?”

作为一名艺术家,我认为这是唯一的准则,你不能被风格等问题拖累,因为那会麻痹你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问自己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你愿意让全世界知道这是你的作品吗?”如果对此你不确定,最好还是先回到作品中去继续完善吧。

界限展览上的无名作品,和ward roberts合作完成

DB:你会在意别人对你的作品的评价吗?


KS:看情况吧……我个人并不会向许多人要反馈,也不会向人们展示还在创作中的作品,我相信我女朋友和一些好友的意见,当然如果你是为客户工作,客户的意见也很重要,但我相信好的作品和自信有很大的关系。

要相信自己的判断,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可以变得更好……不是所有的反馈都是有益的,有时当你对某样东西有强烈的感觉时,相信自己,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即可。

当我从事广告行业的时候,有一些让我沮丧的事情,最后你可以稍微把作品修改一下,让它足以让所有人都接受。

界限展览上的无名作品,和ward roberts合作完成

DB:你迷信吗,或者自我遵循的准则是什么?


KS:我确实有一些奇怪的迷信思想,来源于我的父亲,但我不会告诉你的。

个人准则……我有一个实际一点的,比如“在有人买的作品之前,不要对自己的作品感到兴奋”,这是一个共同的准则吧。

DB:你曾经接受过的最好的建议是什么?


KS:做你自己。这么多年来,我学会了做我自己,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特别是在创作方面,因为这是你在一天中一直要做的事情。

如果你真的对某个想法感兴趣,并决定去完成它,我觉得整个宇宙都会给你让路。

更多
karan singh和ward roberts的展览“界限(confine)”目前正在纽约chasm画廊举办,一直持续到2015年6月28日。

▎转载From设计邦

发表评论

  • 有问题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