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访谈

专访插画师tavis coburn

作者: 2021-09-282021年11月28日暂无评论
tavis coburn毕业于加利福尼亚艺术中心设计学院,获得插画专业的美术学士学位。从那以后,他为北美和欧洲的知名广告公司、音乐公司和出版社创作了无数作品,他的插画风格受到了20世纪40年代的漫画艺术、以及俄罗斯先锋运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出版物的影响。


designboom:当初是什么促使你想成为一名艺术家/插画家的?


tavis coburn:起初我想成为一名漫画家,但是当我对漫画产业有深入了解的时候,我发现我只是庞大的漫画产业里的一部分,我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高中的时候,我的一位艺术老师让一位建筑插画师给我们讲课,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发现插画师是一份有趣的工作。一年后,我在高中图书馆偶然看到了一本旧的插画大全,里面有许多好的作品,还有许多评论和广告作品,但我只关注那些惊艳到我的作品,我觉得这就是我艺术生涯的起点。

一路走来,我经历过高潮,当我为那些优质的项目、优质的客户服务的时候,我感到非常自豪;但也有过低谷,讨厌自己的工作的时候,甚至曾经想过放弃艺术,在这十几年里靠滥用精神药物来抵抗低迷的情绪。

以前我把工作放在第一位,放在任何事和任何人之前,试图把自己与外界隔离开来,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这是我的做事风格。我的生活方式不是很健康,后来我进了治疗中心,一切都好像落下来了,我独自一个人坐在小房间的床上,思考着如果我不依靠药物和酒精,我还能创作出一件艺术作品吗。

时光飞逝,如今我感觉自己才刚刚起步,现在我把家庭放在第一位,做让自己开心的事情,不再为平时插画创作中的小事而担心。对此我很兴奋,通过尝试新的东西、简化创作流程、使用可能让我感到不舒服的颜色来保持我的创意灵感。

玛鲁西亚-维珍F1车队

DB:能谈一谈你的设计方式吗?


TC:每个项目都不一样,每个项目都有各自的问题和解决方案,有些方案要比其他方案耗费更长的时间,有些方案会取得比其他方案更好的效果。我一直顺应着每个作品的制作流程,有些作品的制作过程从头到尾都很顺利,还有一些作品在制作过程中会有一些困难,不管是来自客户还是作品本身。

从制作方式上来讲,我的制作方式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传统的,我早期的作品都是采用的类似的制作工艺:纯手绘,几乎不使用电脑,最终采用丝网印刷制作出成品。但是,现在我在创作的时候有99%的部分要用到电脑,即使我不想让别人看出来我的作品是数字化的产物。我以前在纽约市中心有一家2000平方英尺的工作室,一半是生活区,另一半是设备齐全的丝网印刷工作室,但这些都一去不复返了,如今我的工作室只有这个的1/8大小。那里有一个书橱、几张椅子和两张桌子,主桌上有3台显示器,另一张桌子上摆着一个wacom cintiq、一台双硬盘(SSD+HD)mac pro电脑、几张ram盘以及一个快速图形卡,桌上甚至连一支铅笔也没有。真的是一个很大的改变,但现在是2015年了,在人生的这个阶段,这就是我的艺术创作方式,当然在以后的几年里肯定还会改变。我想制作一些个人作品,如果它意味着关闭电脑,在8平方英尺的画布上绘画的话,我很乐意去做;但如果它意味着把数字工艺应用到创作中,让成品在传统绘画面前也毫不逊色的话,我也会去做。对我来说工艺在艺术创作中很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我要每天花很多时间在工艺上面的原因。

为福克斯体育制作

DB:对你的思维方式影响最大的因素是什么?


TC:其实没有什么特定的因素,我喜欢20世纪30年代到70年代的插画,甚至80年代的插画我也喜欢,但对我影响最大的其实是上世纪70到80年代的一些纽约当代艺术家,比如warhol和basquiat。我看的最多的作品是以前的作品,我自己收藏了一些上世纪30年代到60年代精美的《财富》杂志,它们就是我创作的源泉,但是我的作品有点介于设计和插画之间,或者说是设计和艺术之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不喜欢插画这个词,它让我听起来更像是一个娴熟的工匠,而不是艺术家。

为福克斯体育制作

DB:目前有没有任何人或任何事物挑战了你对艺术或插画的看法?


TC:不,没有。过去的几年对插画来说是令人惊奇的几年,全世界有太多伟大的艺术家,他们的风格和个性多样,为艺术界的繁荣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你问我现在对插画行业感觉良好吗?我会告诉你是的。我们现在糟糕的预算有问题吗,作品失窃严重吗?我也会告诉你是的。公众往往会忽视每个作品背后艺术家所付出的时间和汗水,结合这种情况来说,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整体的创作环境是好的。

为《标准医学》(standard medical)杂志制作

DB:你认为自己最擅长的本领是什么?在过去这些年里,你又是怎样不断对它进行打磨的?


TC:我的绘画技巧很好,我还喜欢塑造空间,色彩或许排在第三位,在这些技能里,我发现对我来说绘画是需要练习的一个技能。我喜欢连续几个星期的大量的绘画工作,在我坐下来开始绘画的时候,没有任何时间可以热身,这能让我处在一个好的状态。即使只有几天或一个星期没有工作,在我重新开始工作前还要花一些时间除去稍许的蜘蛛网。有趣的是,我发现我打网球也是这样,一个星期打几次我就可以有很好的状态。一旦你达到某种高度,绘画就像是机械式的,这跟体育运动真的很像,你打的比赛和练习地越多,你就会变得更好。

为pronto杂志制作

DB:你最喜欢用什么进行创作?


TC:目前我有许多时间花费在Z-brush上,我很喜欢这个软件,大多数时候它能变不可能为可能。我用这个软件完成雕塑的大部分操作,即使是上色和美术修饰等过程。我还用cinema 4D和VAE制作一些背景,以及查看一些不同的光线选择。

我的工作基本都是数字化操作的,尤其是CG软件的应用,该公司一直不断地提高自己的产品,为程序添加更多的选项和功能,所以我的工作只是找到一系列的工具,把我脑海中的画面变成最终的艺术品。数字雕塑程序的另一个好处是,通过现代的3D打印机,你在程序里制作的任何雕塑都可以轻易地转变为真实的雕塑作品,这非常酷。我还发现在许多情况下,我还不得不使用传统的创作方式来制作让人信服的纹理。

为《科技新时代》(popular science)杂志制作

为《科技新时代》(popular science)杂志制作

DB:你如何看待艺术创作中的“精”与“通”?


TC:我自己的想法是,这么多年来,我的工作一直来源于不同的领域,编辑、广告、市场以及直接客户,涉及体育、科技、科幻等各个方面,我喜欢这样,让事情很有趣。正如我喜欢给汽车画插画,但我不能每天都做这个,我还要做一些别的事情。

为《男士健康》(men’s health)杂志制作

DB:博客、教程、论坛等是如何影响你的创作的?


TC:这些对我的创作没什么影响,除了程序教程。我可能会在某个宁静的日子里逛一些艺术和插画博客,可能会看到一些好的东西,但我不会让它影响到我的艺术创作。在我看来,相比于其他人的插画,音乐可能对我的影响更大。我是一个狂热的工业舞曲迷,几年前还曾经想从事DJ行业,但是最终还是决定专注艺术。后来我又有远离艺术、开启DJ生涯的想法,我真的很喜欢音乐,这个过程非常自然,但由于工作忙和家庭原因,这个愿望还是没能实现。永远不要说永远,但是那种类型的电子音乐确实塑造和影响了我数十年。

为《纽约客》(new yorker)杂志制作

DB:最近有没有什么特别令你着迷的东西,如果有的话,它们又是怎样融入进你的作品之中的?


TC:继续上一个话题,我喜欢工业舞曲,特别是来自DJ chris colburn、yan cook、ryogo yamamori、josh wink以及oliver deutschmann等人的作品。这些人制作的极简底特律式工业舞曲非常棒,但也有一些缺陷,当你认真聆听的时候,你会听出里面蕴含的丰富内容。它很棒,它让我有创作更好的、更聪明的、更简化艺术的冲动,我喜欢仅包含一幅图画和五、六个元素的插画。前面提到的几位制片人都是很好的艺人,他们谱写的每个音轨都非常精确,听起来让人感觉像是活着的旋律一样。他们可以用声音来绘画,这让我备受鼓舞,我喜欢这个。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

DB:除了工作以外你还喜欢什么?


TC:滑板。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停下了脚步,然后当我决定做一些人生中重大改变的时候,我意识到必须是我喜欢做、而且非常想做的事情。我带着儿子一起去当地的公园闲逛,然后看到了有人在玩滑板,当时我想就是它了,我又对滑板着迷了。我开始尝试每个星期玩几次,渐渐地我又去更大的坡道和碗状坡道上去玩。这个运动我20-25年前都没玩过,虽然年龄的增长让我变得更加小心了,不过跌跟头也确实比18岁时要疼多了。

《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杂志

DB:你有一些迷信的信仰或个人习惯吗?


TC:没有,在摆脱毒品和酒精的过程中,我做了大量的自我反省,我不得不正视自己,弄清楚自己是谁,什么会让我开心,这个过程的一部分就是保持生命的平衡,拥有自己的框架。我知道我必须在精神上有所追求,但有时我还会困惑,而其他时候我都会去滑板。我的孩子让我成为一位更好的父亲,我的妻子对我一如既往的支持,她理解我因长时间工作所导致的情绪波动,总之,我只是努力地过好每一天,不让自己过度沉迷于工作。我试着把生活和工作看成一个整体,而不是分开的不同的部分。

习惯?当然要好咖啡、好音乐,如果不是在冬天,还要一扇打开的窗户以及新鲜的空气,尽可能地保持工作室的整洁有序。

cresta run杂志

DB:你曾听到过的最好的建议、或给别人的最好的建议是什么?


TC:用心去创作艺术,而不是用脑。

为exel杂志制作

DB:你的人生格言是什么?


TC:每天学一些新的东西。

▎转载From设计邦

发表评论

  • 有问题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