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访谈

把每一件作品当成绝唱 mathieu lehanneur设计谈

作者: 2021-09-282021年11月28日暂无评论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mathieu lehanneur 是少数能够游刃于不同创意领域的设计师之一,他的成果中包括了许多将技术、科学与艺术融为一体,为人们带来新鲜体验的创新及建筑作品。designboom(设计邦)拜访了他位于巴黎第二区的私人工作室,与他就自己对于设计的看法、设计孤品与艺术之间的界线,他的影响和目前的工作,以及他的“liquid marble”(液态大理石)和罗浮宫博物馆的“café mollien”(mollien咖啡馆)展开了一次深入的对话。
 
mathieu lehanneur 工作区内的会议桌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designboom(设计邦):是什么样的原因,令你想要成为一名平面设计师的?
 
mathieu lehanneur:大多数时候,我们总会听到或看到设计师们会说自己从还是个孩子时就开始画画或者设计。但我必须坦白的承认,一开始我更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视觉艺术家。于是我便开始学习艺术,但经过五六个月之后我决定停下,因为它在感觉上实在太过开放、太过依赖于灵感。在艺术的王国中,你会变得非常的自由,非常的自主,而我觉得自己更需要一个问题,让我来找到它的答案。于是我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并且在20岁的时候决定申请进入设计学校。
 
当我到了那里之后,我记得有一个很大的面试评审团问我“谁是你最喜欢的设计师”,而我竟一个也不知道。我并不是来自于艺术学校,并且对设计一无所知。于是我便说我钦佩那个发明了自动扶梯的设计师或工程师,因为它是那么样的美,而且那么样的实用,我总是忍不住在想是什么样的脑袋才能想出让楼梯移动这样精彩的想法。虽然我没有给出任何一位设计师的名字,但我的这个答案捕获了评审们的心,于是他们接受了我。我在那所学校学习了七年,这确实是一段很长的时间。原因是因为在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工作,我把我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实际问题的解决上,所以不得不对我的毕业文凭一推再推。我并没有把重心放在设计历史、现有的设计和产品上,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毕业设计时选择了“药品设计”这样的主题。这是一个很古怪的角度,它的目标是要解决患者对医生的治疗方案如何理解和合理“顺从”的问题。如今我们已经知道,这是一个全球普遍的事实真理。有大约一半的患者不会按照要求合理服药:要么过早停用,要么随便服用,等等等等。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不是一个制药行业长期以来唯一关心的化学问题。他们刚刚开始明白最后面对的是一位患者,而患者本身是一个人。所以他们现在已经知道自己需要打交道的是患者本身,而这个问题的解决必须要交给设计师。
 
明亮的空间,令大家可以更加舒畅地交流与工作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DB:如果这样的话,那么设计师的切入点在哪里?
 
ML:设计师可以有很多事情做,因为基本上来说,制药行业所使用的原材料就是一种白色的粉末,从某些角度来看,跟可卡因很相似。你可以给它自己想要的形状、纹理,甚至是服用时所发出的声音。就像食物一样。而食物又不仅是食物。它可以有很强的功能性,可以给你带来愉悦,可以变得很有趣。药品同样可以做到这样。这里边的想法就是尝试多种多样的药品类型,能够帮助参与其中的患者明确正确的剂量与疗程。
 
书架上的旧物、书籍与参考资料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DB:你对画廊里限量版和孤品设计情有独钟,但同时也参与许多大批量的制作,两者的方法各有不同,对此你是如何看待的?
 
ML:从目标和过程的角度来看,两者的特点十分不同,但是到了最后,两者的创造方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为carpenters 工坊画廊(carpenters workshop gallery)设计的枝形吊灯是一件十分昂贵的限量品,因为它的制作过程十分复杂。这件作品在制作中使用了一种工业化的过程,因为它既包含了一定的“成品”内容——比如用来组成的基本零件(玻璃管),又能在别人需要订购一只时,前往现场根据空间的形状和尺寸等当地实情来决定安装的方式,比如是要安装成一个长方形,还是拥有更高的高度等等。所以,这就让这件限量品以一种工业化的方式制作出来。我真的不想在这两者之间划出一条明显的界线,因为你真的可以在限量版的世界里酣畅淋漓的大肆尝试。
 
mathieu lehanneur 为carpenters 工坊画廊设计的“les cordes”
carpenters workshop gallery提供图片
 

DB:你的教育和背景中的哪些方面,决定了你的设计原则和理念?
 
ML:我在家里排行第七,是我们家最小的孩子。我成长于一个微型社会之中,在那里每个人的需求和欲望必须排在群体之后,排在家庭之后。无论我们住在哪个城市或是乡村,总是生活在面对自我需求和共同利益的持续冲突之中。也许我成为一个设计师的原因,就是要试着在为多数人找到解决方案的同时,又要理解和照顾每一个个体的充分需求。
 
为了支付我的设计学费,我去制药工业加入了他们的“豚鼠计划”。我负责在新药上市前帮助他们进行测试。我可以在病床上躺上几天或几周,所以有的是时间来思考。在那段时期,我发现药品其实是一件美丽的设计品,但更是一件我想要对设计做出的一种完美的比喻——一件充满魔法般的治疗品,一件不是马上揭示自己的功能而是保有一定神秘感的东西。我终于找到了一件既可以用在身体,也可以用于灵魂和精神的物品。
 
mathieu lehanneur 私人办公室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DB:有哪些人和事对你如今的作品影响最大?
 
ML:在我被空气气囊救下的那一刻。在那百分之一秒的时间内,空气气囊对我来说成了有史以来最好的设计。它总是完全被人遗忘、隐藏起来、形如空气,但它总是知道你的需要,在危难之中拯救你的性命,同时又不需要任何回报。
 
 
DB:你对设计的观点是什么?
 
ML:最好要有。虽然没有设计照样可以生活,但你的生活却会因此黯然失色。
 
mathieu lehanneur 眼中的办公室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DB:你作为一名产品设计师的角色在最近十年内是如何逐步发展的?其中有多少与科技的进步不无关系?
 
ML:几年前,我们都发现了一件这样的事情——一块由废旧塑料堆积而成、面积有三分之一个美国大小的第七大陆出现在了太平洋上。我们也同样意识到(至少我希望如此)设计师们在这个令人悲哀的发现中扮演了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我们在创造渴望的同时,也在创造着失望——一片由废弃组成的失望大陆……我们必须继续创造,但我总是提醒自己每一件新的产品都必须做到真正的合理。
 
“andrea”空气净化器等设计师们设计的旧日作品,横贯于mathieu lehanneur的工作室内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DB:你认为自己工作室最为擅长的一点是什么?你们又是如何一点一点对它进行打磨的?
 
ML:我们在计划每一件作品时,都把它当初最初也是最后一件。我一直鼓励我的设计师们能够忘掉他们之前所做的设计。我不喜欢什么所谓的设计配方,也忍受不了设计师对自己的不断拷贝。每一件作品都是一个新的故事、新的语境,一道函待解决的新的谜题。因此,我需要让之前作品中的任何一个痕迹做到彻底完全消失不见。一旦作品完成,我会立即要求大家撤去所有留在工作室里的绘稿、模型和原型品。我们拿出一张新的画纸,清空头脑,重新开始新的刺激!
 
lehanneur 私人办公室角落里的“andrea”与“power of love”(爱之力)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DB:在你看来,设计师到底应该扮演一种什么样的角色?
 
ML:如果你说不出什么有趣的主意,那你最好保持缄默。
 
 
DB:你的设计作品如何或者说从何种程度上受到了来自其他创意领域的影响?
 
ML:对于这个专业来说,我从来没有听过什么好的定义。这可以说是绝无仅有!设计师是一个令所有人——包括设计师自己都无法解释清楚的稀有领域。既然没有明确的界线,我便有足够的自由把设计带向新的疆土。
 
用lehanneur 设计的“boom boom无线扬声器”等模型和原型装饰的书架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DB:最近有哪些东西令你特别着迷,你又是怎样把它们融入作品的?
 
ML:我们的大脑是我们了解最少的器官,但是没有人不知道它所具有的重要性,对于这一领域的研究,也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如此深入,就好像为人体研究打开了一扇神奇的知识之门。我不是什么科学家或者神经学家,但对于一个像我这样对人体的兴趣胜于物品的设计师来说,这正的是一个种巨大的启发。
 
mathieu lehanneur为罗浮宫博物馆设计的“mollie咖啡屋”(café mollien)
michel giesbrecht版权所有
 
 
DB:能不能跟我们讲讲目前你所进行的一些项目情况?
 
ML:我们正在进行louvre café(罗浮咖啡馆)的项目,一个需要我们不断向别人解释自己必须尊重这个场所,必须对现存的建筑怀有敬意。无论是罗浮宫还是巴黎,我们似乎都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两者都希望能够不断前行,同时又想保留下它们严格的历史风情,这个项目和它们如出一辙。其中最有意思的一点是咖啡馆的位置,因为它位于博物馆的一处战略要点。一方面来说,你能够欣赏到包括挂满画作的展厅在内的一种精彩绝伦的视角,同时又能在美丽的杜乐丽花园内看到这间咖啡馆。这间有趣的项目旨在找出少数能够令它更具趣味性的元素,其中一个很主要的特点就是它的天花板十分高耸。人们不能在罗浮宫里碰触地板,墙壁或天花板等任何东西。一盏大大的地灯用来感受空间的压力,三只黄铜打造的长形元素令空间从外面的展厅清晰可见,三只映入眼帘的灯球用来保持视野的开阔。在座椅方面,我们使用了轻型的白色元素。
 
mathieu lehanneur 设计的“liquid marble surface”(流水大理石)
michel giesbrecht版权所有
 
 
DB:你工作上的下一个兴趣点在哪里?
 
ML:目前我正在做一个船的项目。我们正在研究一部混合动力引擎,把它用于一只大而很轻的船上。这不是一件孤品设计。你知道那种总是一个样子的充气船吗?我们的想法是使用同样的充气管,但彻底改变船的建造方式,来改变它一成不变的模样与外形。这只船大约有十六七米长,是一只日行船。上面虽然有船舱,但并不是为了长途旅行。它使用的是一部动力引擎——基本上使用了能够令它移动的现有科技。这个领域中有趣的地方在于船只代表着一个十分传统的行业,所以能够实现一些新鲜想法确实很有意思。但我尽量避免让自己变成其中的专家。我不喜欢去做任何领域的专家。我什么专家都不是。一旦一个人成了一个专家,就会在头脑里形成一种特定的方案,就会令自己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把它实现。如果你在面对一件新东西的时候能够像一个孩子那样来看待它,你就可以提出以下很笨的问题,但这些看起来很笨的问题到了最后,也许就能引申出一个巧妙的答案。
 
所以按照这一理念,我们目前还在为在法国一座城堡内举办的蔬菜园艺节准备一件新的装置。我们正在设计一座由大理石做成的长形水池,一种液体形态的大理石板。就在几年之前,我们用数控加工的方式创造了一件同样形态的大理石。这次园艺节的位置紧邻法国境内最为狂野的一条河流。说它狂野,是因为它在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的冲刷中不停地改变,而城堡就建在这条美丽的卢瓦尔河的上方。我们的想法是要把河流的情景搬运到城堡的花园中去,即使远离河水,也能亲身在上面行走。
 
“petite loire”(小卢瓦尔)体现了大理石、水体和灯光三者交织在一起时的动感情景
michel giesbrecht版权所有
 

DB:有没有令你过去十分欣赏、如今仍然工作的设计师和建筑师?
 
ML:我非常崇拜r. buckminster fuller(富勒)。我喜欢他思想中的鲜活与可塑性。我喜欢他在科学与设计、建筑与哲学、数学与教学等方面的多重能力……它能够把问题和需求视觉化,然后创造出解决它们的能力。
 
基于同样的理由,我也十分欣赏(elon musk)埃伦•穆斯克。他们这样的人不是根据自己的能力来进行创造,而是在实现自己追求的过程中创造能力。
 
位于巴黎的第二区内的mathieu lehanneur 工作室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DB:你认为在对设计施加影响的过程中,媒体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ML:媒体就像女人,吸引它们的最佳方式就是让它们觉得我们对它们没多大兴趣……
 
 
DB:你所听过的最有道理的忠告是什么?你对新一代的年轻设计师们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ML:不要从别的设计师那里找寻灵感。灵感就像食物。要想味道丰富而有营养必须让它原始、紧致、完整。你从别的设计师那里看到的只是被别人吃过或消化过的东西……去别的地方看看,走走,去找找那些还没从树上落下来的苹果。
 
极简风格的mathieu lehanneur 私人办公室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DB: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ML:在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可以告诉自己已经做得够多,做得够好;疲劳而又高兴地离开这个世界,高兴自己不虚此行。
 
mathieu lehanneur 为objekten 设计的“strates dest”(岩层桌)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办公空间总览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mathieu lehanneur 的作品涉及丰富,五花八门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这位法国设计师的作品中包含有许多融合了科学、技术、艺术为一体的建筑与创新品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摆放于空间内的材料与原型品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mathieu lehanneur的私人办公室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工作室中随处堆叠的杂志与读物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参考资料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mathieu lehanneur 设计的“strates bookshelf”(岩层书架)
designboom(设计邦)版权所有

▎转载From设计邦

发表评论

  • 有问题加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