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
访谈

konstantin grcic + VITRA 合作多功能桌椅亮相 orgatec 2016

作者: 2021-09-282021年11月28日暂无评论
在今年的2016科隆国际办公家具及管理设施展(orgatec 2016)上,konstatin grcic展示了自己为瑞士家具品牌VITRA““work”计划设计的“椅桌”(chair table)与“塔凳”(stool tool)。两件家具均采用了join ronan 同erwan bouroullec为VITRA设计的实验性设计研究“cyl”系统,有可能在将来作为标准化产品批量生产。在konstatin的作品中,这位来自德国的设计师强调了作品“超级灵活”的主题,并提出了两大具有多功能性质的产品概念。
 
在今年于德国举办的2016科隆国际办公家具及管理设施展(orgatec 2016)上,designboom(设计邦)同konstantin grcic一起,就其设计作品背后所受到的影响、两大概念的应用和作品的推出进度展开了一次深入的探讨。
 
坐在VITRA“塔凳”(stool tool)上的konstantin grcic
 
由konstantin grcic设计的VITRA“塔凳”(stool tool),是一件专为办公环境设计的、将桌子与凳子合二为一的多功能家具。这种既可单独使用,又可拼接组合的一体式家具,可以像阶梯式排列那样,产生不同的座椅高度,从而满足人们多方位的需要。轻盈实用的特点,让它在完成任务的同时,可以层层叠放,有效节约空间体量。
 
扮演双重角色的“椅桌”(chair table)
 
konstantin grcic的“椅桌”(chair table)的多功能理念,可以追溯到19实际;正如名称所示,它将椅具与桌具的概念融为一体。设计遵循当代办公环境中的最新趋势,满足会议、工作和需要精神集中的场合等多种空间形式。在一般情况下,“椅桌”可以为随意性的团体活动充当一座站立式的工作站;只需经过简单的调整,把桌台去掉之后,它又马上变身为一个为需要精神高度集中的人们提供的一处单人庇护所。
 
“椅桌”(chair table)打开之后,可以充当一间单人工作室 
© designboom(设计邦)
 
为了进一步了解这次的作品,以及它的因果起源和在当下现代办公环境中的应用,我们在2016科隆国际办公家具及管理设施展(orgatec 2016)上,与konstantin grcic进行了一次详细的探讨。
 
designboom(设计邦):首先,我想问一下你为VITRA设计的两件作品概念背后的核心理念,以及它们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konstantin grcic(KG):然而当初并没有什么简报。VITRA和我总是不断地谈论当下办公环境的现状和它在未来的发展情况。我们的问题包括:有哪些情况在如今的办公环境中已经存在?在某种特别的办公情况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需要?等等。工作不仅仅是工作。它还需要为人们提供场所、安静与放松的区域,和完成任务时所需要的工作。我想我这次为vitra设计的“椅桌”(chair table)和“塔凳”(stool tool)两件作品稍有不同。当你去美国西海岸的硅谷或洛杉矶等城市旅行时,会发现那里的人们工作非常勤奋,但方式却与我们截然不同。它们文化所带来的影响,已经超过了我们几十年来在办公设计方面所得到的成果。他们把它完全颠覆。他们已经不再需要任何传统的办公家具。他们对只有一张乒乓球桌和一把好椅子的情况欣然满足,但同时也需要像桌椅这样能够在坐立或集会等情况下需要的家具。他们的适应力非常灵活,因为一切都在一个动态的过程中不断改变。我想这才是我们为今天的办公环境所能找到的答案。在我看来,这个答案可以是一种大型、系统的解决方案,同时又具有可以满足一切的灵活性。但我想还有一个可能的方法,就是贯彻一些小型的方案。通过采用小巧、简单的家具,办公场所可以根据不同的情况调整适应,最终满足人们的需求。我想这两件作品基本上体现了后一种思想。
 
作为VITRA“work”计划中的一部分集体亮相的两大概念
 
 
DB:谈到你为VITRA办公产品展设计的两件新品,能否第一个让我们了解一些关于“椅桌”(chair table)和它的多重用途?
 
KG:首先,“椅桌”(chair table)确实是建立在一件奇特但又传统的北美家具的基础之上。通常它是一件四四方方的扶手木椅,当把靠背折叠放到扶手上时,就又成了一张桌子。我们完全照搬了这个想法,而且对扶手椅的高度进行了向上的调整。因此当它把靠背放下来时,就成了一张用来开会的方桌;去掉桌面时,又成了办公空间内的一把方形扶手椅——一个人们可以用来打电话,或是坐在里面冥想的私密场所。目前这还只是一个概念。我们已经解决了许多工程上的问题,这些问题十分复杂,但我们展示的还只是一个原型样品。它看起来很明显还没有完成,其材料也只是一种模型状态。我们并不是所在将来不会把它做成某种特点的材料。我想这要取决于人们如何看待它们,或者更有趣一点,要看使用它们的方式和场所。它也可能只是一座空中楼阁,只供人们展示和讨论,也许没有必要非要把它实现。我深信它有成为这种产品的潜质,但我不想对自己的想法表现出过多的保护。我希望遵循硅谷的精神——把想法说出来,但不要过分地袒护它们。我们可以把想法提出来,看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是否能够被其他人进一步发展。总之,我们鼓励别人做出更好的版本。
 
“塔凳”(stool tool)既可以单独存在,又可以在会议等场所供多人使用 
 
 
DB:第二件作品“塔凳”(stool tool),最早曾经在伦敦设计节上展出过,并且让我们看到了它灵活的应用性。能不能请你给我们详细说明一些这种特点,以及它是否适用于当下的办公环境?
 
KG:与“椅桌”(chair table)一样,“塔凳”(stool tool)也是一件桌、椅两件家具相互结合的产物,是一种二合一的变体形式。对一个简单的器具来说,这是一种非常实用的设计。当你坐下来时,可以倚靠或者在凳面上工作;而当上半部分用作一把高脚凳时,下面又可以成为一个脚踏。你可以根据自己喜欢的姿势,找出各种不同的办法。当你不想把它作为一把凳子时,也可以把它当做一张两层高的边几。最重要的一点,是要让它在功能上尽可能的简单。也就是说,我们要在最合适的高度创造一种双层的结构,在最小的占位中构建最大的体积;然后,我们还要把它变得可以堆叠,创造出一种最简单的几何美学。此外,它还配有一只把手,可以在会议或小型研讨会的情况下,迅速地安排与布置。当然,你也可以随手拿起一只,找到一个僻静的角落独自享用,让它成为只属于你的私人工作站。
 
konstantin grcic的设计适用于灵活多变的办公环境 
 
DB:在你看来,“塔凳”(stool tool)最适合用在哪些办公环境?它更倾向于会场或会议室?还是多功能的工作区域?
 
KG:理想上,我希望能够在各种不同的场合见到它。它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在一个大的办公空间中成批使用。一个人可以轻松地将其携带。塑料材质的特性,也让它非常适宜于户外使用。我认为这对于我们的工作方式和场所以及我们使用它的方式非常重要。现在工作的变数非常之多,变化十分迅速,我们有时不得不把它们带出去。这件塑料家具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之所以叫它“塔凳”(stool tool),是因为这两个字暗示了它只是一种普通的工具,不必对它太过在意。当然,它也会变脏,但却可以轻易擦净。你可以把它留在外面,风吹日晒;即使在办公室里对它踢来踢去,也不会对它造成什么损坏。当然,这并不是一个什么全能的解决方案,只是为一个复杂的办公环境中增添一个小小的主意。我想这才是今天复杂的办公环境应该具有的特点——在面对不同的环境和情况时,拿出不同的解决方案。
 

DB:两件产品相比,你认为哪一件最适合当今的办公环境?

 
KG:这个嘛,我想“塔凳”(stool tool)是它们两个中最为接近的一个。而且根据现在的设计,VITRA已经能够算出它的价格及材料。虽然目前他们还无法准确透露这件产品的启动日期,但我们正在等待这次展览的反馈,并据此决定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现在的“塔凳”已经与一件最终完成的产品相差无几,因为它是那么样的简洁、小巧,既具有充分的经济性,又十分地便与销售。它不是那种需要投入大笔资金的大型办公家具。我想这些小巧的产品可以变得非常地实用,并且在不需要的时候堆放起来。我觉得它们很有魅力。尽管在这次的展览中它们并算不上什么大的创新,但我想这起码算是一种提案。现在每个人嘴里都在谈论硅谷那些新兴的创意型公司和企业,但我想我们唯一能够和它们相媲美的,就是借鉴和学习他们那种对待工作的态度。编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十分简单,你只要编辑一些程序,并且把它们放出来,它们就能很好的工作。这并不需要多大的投资,也不是什么实在的形态,所以无法给人们留下很深的印象。但它具有一种很简单的美感,我想在家具中,我们应该能够做一些和它类似的事情。与VITRA一起,我想我将会很好地学习这种过程——用简单、快捷的方案得到更多的喜欢和赞许。
 
塑料材质,整洁堆放 
© designboom(设计邦)
 
 
DB:这是不是说,设计过程的速度是这两件作品与之前你为VITRA设计的其它家具所最为不同的地方?
 
KG:这有一个学习的过程。就这两件作品来说,我希望改变自己原来的策略。就合作对象来讲,VITRA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但我想那种过程缓慢而又拖沓,而且创作的都是一些大型项目。而我么刚才讨论的那种世界——那种硅谷创意企业的世界——恰好与之相反。他们是一种即兴的、动态的、不断改变的状态,在成长与萎缩时十分迅速。我想这才是我的榜样和模范。
 
 
DB:你的下一步计划是要同VITRA一起进一步发展这次的概念,还是要和另一家公司一起,尝试更为不同的挑战?
 
KG:这我真地不确定。我很想继续做一些这样的东西。在这次展览结束之后,我们就会知道,希望得到的反馈和回应能够促使我们进一步继续——如果能够成真,我将会非常非常高兴。当然,我对那种长期复杂的项目过程同样喜欢。如果能在两者之间找到一种平衡,我们将会十分欣然。
 

一体金字塔型“塔凳”(stool tool)局部特写
© designboom(设计邦)

© designboom(设计邦)


© designboom(设计邦)


© designboom(设计邦)


© designboom(设计邦)

▎转载From设计邦

发表评论

  • 有问题加我微信